换了名字
 

杯酒释孙权

查看全文

【法鬼】一个故事

一个关于思念、帽子和猫咪的故事
写得完全没有感觉,很难受
就当今晚的睡前故事了,晚安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01

      胡雪松从衣柜里翻出来一件不属于他的衣服,突然好奇自己穿唐装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  衣服对他来说有点大,空荡荡地罩在他身上,突出的肩膀撑不起肩头的走线,袖子没有挽起来,盖过整只手。像只僵尸。

      或者活死人。

      不好看,胡雪松盯着镜子情绪有点低落。

      门吱呀一声开了,豆豆从小缝里窜进来,装作不看胡雪松,直接蹦上床霸占一侧枕头。

      胡雪松一般不睡那侧的枕头,也不知道谁躺上去了,会不会被猫主子一屁股压脸上。

      胡雪松趴床上盯了豆豆一会儿,发着呆想她的前世今生。豆豆是孙权的女儿,却赖在胡雪松家当起了大小姐。

      孙权本来常住上海,却三天两头抽空往重庆跑。而且极不负责任,把衣服拉下还好,怎么把自己女儿也忘这里了。


02

      胡雪松怨孙权有心哄骗他,猫咪爸爸睁眼说瞎话,他口中怕生的豆豆在胡雪松家吃好喝好,生生胖了一圈。

      胡雪松也跟着胖了一小圈。

      豆豆的吃相从某种程度上可以增进胡雪松的食欲,他端着饭碗看豆豆理鱼刺理得飞快,视频电话那头的孙权也看着斜眼瞄豆豆的胡雪松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“我要看豆豆。”

      “看着我不好吗?”

      “……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“那你就看我吧。”

      孙权笑他连猫的醋都吃,胡雪松反击。

      “我巨直。”这句话他翻来覆去说了很多次了。

      “是啊,青松挺且直,您最直。”

      倒是一边的豆豆事不关己,舔干净爪子,气定神闲地跃到窗台上晒太阳去了。


03

      胡雪松张开细瘦的胳膊从后边把孙权脖子圈住,慢慢收紧。

      “我错了我错了,大哥我给你跪下了!”

      “你这样让我怎么出门?嗯?”

      胡雪松下班回家就看到孙权在厨房忙活,洗衣篓空了,猫砂换了,花也浇了,好久没见的猫咪爸爸这天刚回来就贤惠满分。

      可是胡雪松的帽子全都被晾到阳台上去了,无一例外。胡雪松想了想自己现在长度尴尬的头发,和过几天的演出,眼角抽了抽。

      “你别纠结了,我觉得你头发长到现在这样挺好看的啊。”孙权给胡雪松舀汤,带了点讨好地补救,“你看我的发型才是疯狂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  胡雪松抬眼努力从他老实人的神态里找出点恶作剧的意味。

      “再说了,就算你现在发型很奇怪我也不敢当你面说啊。”

      果然。胡雪松一把抢走了孙权的棒球帽:“没收了。”

04

      孙权发现了八贼的隐藏技能,献宝一样录了条语音给胡雪松听:“贺贺贺贺,鬼老师你好,我是鬼卞。”

      “Buzzy?”胡雪松想起孙权是去找来重庆演出的Buzzy玩,愣了几秒钟猜道。

      “诶你怎么听出来了啊,他学得不像吗?”

      “很像啊,我真以为刚刚是我在给自己发语音。”

      “是啊,你不放心我就跟着一起过来了嘛,”孙权嘴里又开始跑火车,“你得保护好我,听说八贼喜欢男的。”

      Buzzy和他搭戏搭惯了,面不改色喝下一口红茶:“我喜欢腿毛多的,你还是算了。别爱我,没结果。”

      Buzzy的话没录到语音里,胡雪松接着孙权的话呛他:“八贼不用担心,我倒是得看着你有没有招惹女高中生。”

      本来还在乐呵呵地和Buzzy扯皮的人听到这句话表情僵住,心想完了完了,鬼老师总是吃醋可还行。


05

      孙权觉得胡雪松还是有些生气的。

      当然不是因为莫须有的女高中生。更不是因为八贼。

      胡雪松本来就有自我颜值认知障碍,老是说自己长得丑。开学剪了头发以后更是尽量避免用真发际线示人。

      之前他愁头发这么久都长不好的时候,抱着孙权脑袋就是一顿揉。孙权为了哄他又陪他,直接去剃了个光头,巡演直播也再也不摘帽子了。

      两个都是公众场合不摘帽子的人,结果其中一个不感同身受就算了还想皮那一下,把另一个的帽子全给洗了。

      孙权觉得只没收一顶帽子肯定不够鬼老师解气,吃完饭抱着豆豆想尽办法凹造型逗胡雪松开心。

      胡雪松嫌他烦,临近期末了学生作业多还没批完,索性把他赶出去找Buzzy玩。

      可是工作的时候不摸鱼不是件容易的事,手机提示音一响,胡雪松忍不住瞄了一眼:“@法老_Pharaoh正在直播:房间等女高中生中。”


06

      女高中生Buzzy演戏成瘾了,压着嗓子学鬼老师说话,胡雪松一边忍着听见“自己”声音的不适感一边被直播里那俩戏精逗得直笑。

      孙权怎么可以这么可爱。

      “鬼老师”声音到场还不够,连手也入镜了。孙权的手指细长笔直,似乎真能以假乱真,从另一头晃晃悠悠伸到镜头里和粉丝们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胡雪松就看着孙权一直假装自己在身边,忽然想知道孙权在每个说想他的夜晚是怎么度过的。

      “鬼老师”的手开始隔着帽子揉孙权的头。

      至于胡雪松,他有豆豆在身边啊。孙权的女儿,孙权和他的女儿。平时小霸王一样在家作威作福,可是胡雪松伏案工作的时候又会乖巧地窝在胡雪松腿上打呼噜。

      “哎鬼老师你这样夺我的帽子是不是不太好?”

      孙权的声音把胡雪松的思绪扯回了直播,他正一人分饰两角,属于“鬼老师”的那只手正在扯他的帽子,另一只手则死死拉住帽檐。胡雪松想起下午的事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  这人怎么可以这么可爱。


07

      胡雪松终于下定决心做自己,没戴帽子参加了一个活动,再趁那个周末没安排去上海找孙权。

      一同去的还有个猫咪女儿,胡雪松的女儿。

      “她叫肉山。”胡雪松抓住两只猫爪子和孙权打招呼,“你看她肚子上的肉像不像你。”

      “你嫌我胖?我最近糖吃多了而已。”孙权惊喜之余还不忘狡辩,“倒是你,也该健健身啦。”

      胡雪松就着肉山的爪子张开胳膊把孙权脖子圈住,慢慢收紧。

      “我错了我错了,大哥我给你跪下了!”孙权没跪,倒顺势把胡雪松抱紧。

      肉山被挤得难受,喵呜一声逃走了。胡雪松挂在孙权怀里,揉猫一样揉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  “我女儿就是你女儿,你得对她好。”

      孙权说好。

      “但是也别忘了豆豆。”

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你和豆豆都不会失宠的。”

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肉山窝在枕头上,又喵呜了一声。





查看全文

新年快乐啊大家~~

(我忘了肖佳的头发我错了!!)

法老叔叔已经出手了

今晚的睡前故事

© PAFffff | Powered by LOFTER